77书库 > 科幻七夕红包最高多少 > 我的师父很多 > 第一百一十九章 收官·第二重(2/2)(四千字)
????马车的车轮在青石板上碾过,发出轻而有节奏的声音,梁州城青灰色的城墙高耸,仿佛伫立在了这座雄壮城池周围的巨人,仿佛连绵的山川。

????而那沉重的铁门现在却并没有像是往日那般大开,身穿铠甲的铁卒将内外封锁,持刀负弩,不允许任何人通过,周围围堵了许多的百姓,都是有事情想要出去城外的,却不得如愿。

????当下有的人恳求,有的怒骂,有的则拿出银钱准备贿赂,或者搬出背后的人,但是今日的铁卒却似是远远要比往日还要更为不讲情面些,无论何种理由,绝不肯放行。

????马车的声音渐渐靠近,与往日相比穿戴铠甲尤其严密的守将靠近,右手按剑,高声喝止,左右已经有两名铁卒以手中混铁长枪击出,交叉拦在了这前行的马车前面,将这马车逼停。

????那名守将大步往前,一下跳上马车,道:

????“汝等何人?识不得命令么?为何径直驱车闯关?你们可知,就算是域外之国的人,敢做出这种事情,也是要按照我秦律,入狱内省的!”

????言语未落,绘有域外风格的马车门帘被一只大手掀开,只一下抓住那守将手掌,让其不得动弹,周围武卒见状登时抽出兵器,围困过来,只等着守将令下,便要一齐冲上。

????正当此时,里面那手掌却松开来,然后取出一物递过,那守将见到这东西,神色突然变了数变,煞气全无,倒退两步,跃下马车,道:

????“原来如此,大门不可开,请从旁边小门出。”

????车内有清脆声音答道:

????“多谢将军。”

????守将叉手行礼,退在一旁,口中道,当不得贵人一句将军,早已有守城武卒将正城门一侧的偏门打开,比不得正门宽大,却也足以能够容纳一辆马车进出。

????驾车的车夫抖动马缰,两匹颇为名贵的宝马迈步,拉着马车自众多被堵百姓眼巴巴的注视之下,驶离了城门,出去梁州城后,扬长而去。

????守将挥下手掌,偏门再度关好,绝了其余富人心中的念头,旁有副将上前询问,低声道:

????“将军,这……就这样放其出去,是否不太好?”

????“柱国大人下令了,要将整做城都封闭了的。”

????守将苦笑,叹道:

????“虽如此,但是就算是柱国大人得知,恐怕也不会阻拦罢,实在是这一行人身份与寻常人等不同,事情更是牵连广大,着实耽误不得,否则出了什么问题,还要你我担着。”

????副将心中越奇,守将左右看了看,低声念出一个名字,那名三十余岁的副将面上浮现愕然惊叹,旋即退下,心中不复疑惑,只觉得自己将军所说不错,果然就当如此行事。

????马车驶出城门,旋即便入了官道之上,至此驾车的马夫方才松了口气,手腕一抖,手中马鞭在两匹骏马的身上抽打了两下,马车速度旋即再度提高数成,竟似乎不见极限,不知疲惫一般,疾风前行,便是武者也难追得上。

????其速之快,甚或不得已之下,只以这两批牲畜之力,足以能够轻易撞破城池偏门的防备,冲破百人以内的士卒围杀,非是这两匹异兽有何不可思议的神通妙处,委实是其速度实在太快。

????不需要有什么力量,只需要以这样的速度狂奔而过,修行体魄的武者,也不愿意吃这一下,寻常马匹便能有千斤巨力,更何况这种有异兽血脉的名种?

????狂奔之下,六品武者少不得也要被撞得肝脏碎裂,尽数重伤。

????马车当中,那位少主侧着身子坐在了座上,看一眼急速后掠的风景,神色放松已极,拉车的两匹骏马,已经奢侈到了用名马当中的异种为之,其内装潢自然不肯松懈。

????车身便有玄机,马车速度迅捷,里面的人却不会感觉到有丝毫的不适,除去座位之外,中间更有一处墨家机关柜,其内有乾坤,能容纳许多东西,此时上面放着一座青铜莲花茶炉,茶香四溢。

????那位少主自斟一杯,端在了手中,靠在座上,举杯朝着逐渐远去的梁州雄城遥遥一礼,讥笑道:

????“梁州,此去一别,不知何日再见,以此为别。”

????“今次能将见识到这许多的中原英杰,便是一喜,能够将其耍弄于五指之下,则更是一大喜,可是中原地大物博,我看不过如此,终究不过盘上棋子,手下玩物。”

????言语之中,多有疏狂傲慢气,靠坐在座上软垫,模样浑无正形,眉宇飞扬,可见志得意满,遥遥朝着梁州雄城举杯一礼,便要饮下。

????便在此时,异变陡生,其手中茶盏一个颤动,杯中茶水尽数散落身上,打湿了身上衣物。

????少主神色微变,而东方凝心的琴音也微微一顿。

????骏马嘶鸣声音高做,两匹能够直接用来冲阵的异兽名马,此时竟然当场驻足,但听着轰隆隆声音不绝,伴随着驱马青年惊慌失措的怒喊声音。

????那位少主便要起身,却被老者一下按在肩膀,那位老者摇头,神色郑重,旋即猛地冲出,抬手便是擅长的武功掌法,沉凝如山,满是杀机,可是才踏出出马车,一道冰冷锋锐的气机暴起,直接斩向他。

????烟尘如风。

????凝重如山,仿佛天倾的掌法干脆利落,直接破去。

????老者神色大变,双臂交错拦在身前,剧痛浮现,闷哼一声,倒退飞入马车当中,魁梧的体魄将那精巧非常的墨家机关柜一下压塌,发出哗啦啦声响。

????那精巧奢靡的青铜莲花座直接打翻,茶汤洒落。

????东方凝心两人视线落在了他身上。

????老者已经不复先前的镇定,似乎在刚刚一剑之下吃了极大的亏,急促喘息着,每一呼吸,伴随着身躯的起伏,都会呵出大口的灼热白气。

????粗壮双臂之上,一道凌厉的剑痕清晰无比,留下鲜血。

????那位少主面容上的神色微微一变,第一次感觉到了事情超出了自己的掌控——

????以这属下雄壮体魄,加上已经登楼上巅峰的气机保护,在使出了绝学的情况下,竟然被人以一剑先是坡去绝学,然后正面斩破防御?!而且,在这个时候,无心铁麟被拿,那个神医孤掌难鸣,又有谁人能来?!

????这种手段,难不成是那个柱国么?!

????老者呼吸着挺直了身躯,面上浮现不可置信之色,咬牙道:“少主小心,是他!”

????“谁?!”

????少主扭头朝着外面看去,外面只有那一带来的烟尘气,没有钢铁破空的鸣啸声音,只有沉默,因为沉默,越显得死寂压抑的气氛。

????此处是梁州城外,十里柳树亭台,历来是送别之处,有亭台楼阁,此时柳树虽有黄叶,却仍旧未落,风姿绰约,颇为赏心悦目。

????风尘逐渐淡去,露出地面一道硕大剑痕。

????一柄其貌不扬的丑陋黑沉木剑倒插在地。

????周围充满了放射性的恐怖痕迹,只此一剑在此,便击退了一名使出拿手绝学的江湖高手,更将两匹异兽拦下,半步不得前行,两相对比之下,即便平凡无奇,也让人不得小觑。

????亭台下似有人早已等在那里,那人看向马车的方向,屈指轻叩扶手,仿佛平静,语气中却有着难以忽略的凌厉,缓缓道:

????“汉阴美人青兕裘,独骑瘦马寻荒丘。”

????“花前下马迎一笑,碧瞳如水涵清秋。”

????“远道而来,怎么这么着急就走了?!”

????“百越贵女,碧瞳儿。”

????敲击的声音微微一顿,阻拦之人黑瞳微抬,眸中罕见凌厉,扫过那边马车,手指旋即重重敲落,一股气劲横扫,激得木剑神兵长鸣,化作剑气,搅碎周围。

????“或者说,群星阁?”

????马车上的少主长呼口气,等到外面之人说出这几句话的时候,便已经知道没有办法再遮掩下去,索性无视了老者的阻拦,轻巧跃下车来。

????姿容妍丽,一双碧瞳远比寻常出色女子更为明亮,正是自中秋酒会便出现,且一直纠缠无心的那位百越国贵女,也是此次刑部苦苦追索,群星阁那两人之一。

????碧瞳儿看着听台下面容清秀的青年,叹息一身,美目流转之际,我见犹怜,道:

????“没有想到,最后阻拦的竟然是你。”

????“大秦的神医。”

????亭台那人并不起身,眉目清秀平和,便是王安风,平静道:

????“你们太着急了。”

????“知道徐嗣兴在我手中治疗的,只有刑部的人,无心绝对不会将这消息外传,但是你们第二日夜间便找上门来,中间相隔连十二个时辰都没有,若是不知刑部动静,绝无可能。”

????“而铁麟说,那几日你便日日去寻无心,即便无心不说此事,其余人和你关系极好,你也很容易知道。”

????碧瞳儿愕然,道:“只是因为如此?!”

????“如此的话,也太过莽撞了……”

????王安风缓缓答道:“还有一事,便是今日之事,梁州封城,寻常人不能出城,便会下意识让人以为你们还在城中,会下意识放松警惕,但是,若往更深一步想,这反而是最可利用的一点。”

????“柱国下令,城门关锁,其余人等不得出城,已是惯例,但是却有一事例外……”

????“能够前往天京城出使的他国贵人,自然不在此列。”

????“尤其这位贵人在梁州城逗留太长时间,可能延误两国之交的时候,就算柱国,也绝对不会想到,一国之贵女,竟然是江湖势力的人……”

????“也因此,我得以能判断出你们所在的方位。”

????“只因为这两件事?”

????“还不够么?!”

????“容貌不同,江湖上有诸多手段,一老一少不过四字,竟成最大阻拦,想来是你们故意放那位密捕传出。”

????碧瞳儿哑然,旋即笑叹道:

????“好像是够了,我得要向你道歉的,我还以为你只是武功厉害,原来脑子也还不错,不过,你终究呢,还是有些大男子的臭脾气,竟然把什么事情都给我说了,花费了这许多时间。”

????她笑嘻嘻说完这些话,马车当中,一股恐怖的气势仿佛沉睡的猛兽转醒过来一般复苏,整个天地都弥散着一股难以形容的压抑,而这压迫感,竟然还在不断向上攀升。

????这是唯独宗师级别的力量才能发挥出的力量。

????便如一只洪荒时的异兽守备在了碧瞳儿的身后,张开獠牙,怒视着王安风,异族少女想要看到他脸上浮现出的惊慌失措,却未曾看到。

????那面庞上仍旧平静。

????王安风洒然起身,这十里长亭处的柳树突然一齐摇晃起来,景致却是秀丽至极,也颇为壮观,是百越难以见到的景致,碧瞳儿一时有些恍惚。

????便在此时,其背后昂然暴起的气势突然一顿,那位引动了神兵气运的老者眼瞳中精光尽去,突然张嘴,大口咳出鲜血来,面色煞白。

????鲜血虽然殷红,竟有百花香气,伴随着这一幕的发生,那勇壮之势,直接暴跌!

????碧瞳儿神色骤变。

????王安风自柳亭上起身,袖口微动,十里柳树摇曳,他右手五指微张,气机引动,木剑鸣啸出声,飞入手中,旋即单手叩剑,负在背后,微微一礼,淡淡道:

????“江湖散人王安风。”

????“师承,药王谷……”

????“见过诸位。”

????碧瞳儿神色微变,听得这个名字,终于意识到问题关键,咬牙道:

????“你下毒!”

????王安风微笑道:

????“尚未有人敢在药王谷弟子面前拖延时间的。”

????旋即复又似乎随口说道:

????“你们虽然手法巧妙,但是终究域外之人,想来不知若一处城中有百万人口,每日早晨时候会是如何繁忙罢?”

????碧瞳儿咬牙不言。

????王安风手中剑锋微微亮起,毒阵引动,成阴阳两极,一者强,一者弱,强愈强,弱愈弱,连带身躯血脉中暗伤残毒,都会一齐爆发涌动,致使无病者患病,暗伤者致死,一边引动毒阵,一边平静道。

????“在你算错的这时间里,已足够我自北城而来,稍微布置,北城那位守将承我救命之恩,便愿放我来此,不加阻拦。”

????“这几日间,王安风承诸位照顾。”

????“不过,收官一子,终究在于我手……”

????屈指轻叩,剑鸣声音悠长而起。

????PS:今日第二更奉上…………

????四千字